第2章 反被戏弄了?

倒不是白晚悠不想说,只是她家里已经没有人了,如今养父又是那样的情况。

正思索着如何应付眼前这关的时候,林以齐的父亲终于到来。

“爸你快跟他们解释解释,这次真不是我先动的手。”

林以齐像是看到了救星,径直朝着男人奔了过去。

然而男人却是擦肩而过,完全没有注意到这个便宜儿子的存在。

目光落在他身后,带着说不出的欣喜,像是看到了失散多年的亲人。

“悠悠你怎么一个人跑出来了,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着急。”

白晚悠一把被林泽抱在怀里,这才明白,原来他们是父子俩,难怪先前看到林以齐会觉得如此眼熟。

“爸你居然有私生女了!”

林以齐下意识脱口而出,眼看自己成了透明人的存在,第一反应便是林泽出轨。

“你胡说什么。”林泽瞪了他一眼,“这是领养的妹妹。”

林以齐才不相信什么所谓的领养,目光瞬间变得冷峻,紧抿着嘴唇,恢复成之前生人勿近的模样。

“什么领养骗小孩的吧。”林以齐瞪着白晚悠,神情满是抗拒不情愿,和先前吵着要做小弟的模样判若两人。

林泽却连个眼神都没给他,去旁边办理警局的手续,林以齐趁机走到白晚悠的身边,“小鬼我才不会让你当我妹妹。”

白晚悠没有说话,只是活动了手腕,却见林以齐如同猴子似的,一下子窜到了旁边,神色警惕的看着她。

“我警告你这里是警局,你可不要乱来。”

林泽办完手续,回过头便看到两人如同楚河汉界,泾渭分明的模样,正准备离开之际,然而白晚悠却是不肯挪步。

“悠悠怎么了?”

林泽蹲下身子摸了摸她的脑袋,眼中的喜爱做不了假。

白晚悠前世的时候,父母也是很早去世,这种温柔她已经许多年没看到过了。

“我不想给你添麻烦。”

林泽想起白天在医院里和陈柔的争吵,顿时明白她为何会独自跑出医院,目光变得更为怜爱愧疚。

看着白晚悠巴掌大的小脸,不过几岁便已经如此懂事,他的语气越发温柔。

“这怎么能够说是麻烦,咱们是一家人啊。”

胳膊拧不过大腿,林泽现在还是白晚悠的监护人,再加上如今年岁不大,白晚悠也只有这个选择。

两个人手牵手的离开,白晚悠眼角余光撇见身后还在生闷气的少年。

“我们是不是忘记什么啦。”

林以齐竖起耳朵,还以为这两人终于记起,“我是不会和你们走的,除非.……”

林泽恍然大悟的拍了拍头,“你瞧我这记性,悠悠你饿不饿,爸爸带你吃东西再回去好不好。”

林以齐??

看着两人越走越远的背影,根本没有回过头的打算,他气愤的跺了跺脚,最后还是追了过去。

白晚悠坐在车内,不远处占地面积广阔的别墅映入眼帘,这才意识到这位养父家境也许并不普通。

“以后这就是你的家了。”林泽牵着白晚悠的手走入别墅里,不论摆件还是装修都是高雅精致,透露着低调奢华的味道。

“这里可是整个别墅最大的房间。”

林以齐酸溜溜的开口,这个房间他要了好多次林泽都没有松口,白晚悠一来就给她,果然私生女实锤了。

“旁边的房间南北通透,采光度好,我给你改成了衣帽间,保证你会喜欢。”

林以齐像是见了鬼似的,愤愤不平的走出房间拨通了林以秦的号码。

“哥你快回来!爸实在是太过分了,居然把你的书房改成衣帽间,给那个私生女使用。”

“无所谓。”林以秦的声音很是平静,听起来似乎并不在意。

“而且她是爸妈收养的女儿,可不是什么私生女。”

林以齐却是气坏了,“不是私生女是什么!爸对我们都没这么好过。”

想到林泽的态度,他的牙都快酸掉了,“反正我是忍不了。”

心里打定主意要给白晚悠一个教训,可是想到她三下五除二撂倒那些小混混的场景。

林以齐估摸着自己在她手上应该走不到一个回合,眼珠一转,顿时有了对策。

这边,林泽才把白晚悠安顿好,管家就表示有人来上门探望。

“顾家?他们这时候来干什么”

“听说先生收养了一个女儿,过来表示祝贺。”

林、顾两家也算世交,关系一直都很好,收到他们领养白晚悠的消息也不奇怪。

白晚悠下楼梯时,顾朝和林泽正在寒暄。

旁边还有个十岁大的小男孩,头发如同绸缎,闪烁着光泽,一双黑眸虽然还稍显稚嫩,却已经初具锐利。

似乎察觉到了她的视线,冷不丁的看过来,如同初春刚化的冰,透着股微微凉意。

林泽冲着她招了招手,介绍道:“悠悠这是你的顾伯伯还有司墨哥哥。”

白晚悠十分乖巧的打着招呼,“顾伯伯、司墨哥哥好。”

顾朝很是热情,“悠悠真乖,你顾伯伯没有什么好送的,这个戒指送给你。”

只见他拿出一枚翡翠戒指,上面的翡翠水头十足,且颇有年代,一看便是价值不凡。

林泽顿时惊讶无比,“这个不是——礼物太贵重了,我们不能收。”

顾朝却仍是坚持,“咱们两家曾经说好了,要结成儿女亲家,只可惜你家三小子,我家也是,原本以为没机会了,谁曾想峰回路转。”

说罢他的视线落在白晚悠身上,很是满意的点了点头。

“这可不是上天注定的姻缘。”

原来这枚戒指是顾家专门传给儿媳妇的,此次顾朝上门除了是来祝贺之外,还有就是想要结成娃娃亲。

一旁的白晚悠却不喜这种订婚方式,灵机一动,佯装出天真模样,童言童语道:

“我不要,这个哥哥比我老诶。”

两个大人听了先是一愣,随后哈哈大笑,顾朝甚至还打趣道:

“年纪大点也没关系,以后会疼人。”

倒是顾司墨的冷脸,有渐渐崩裂的架势,薄唇紧抿,显示着不悦的心情。

也不知道是不是先前被白晚悠的话刺激了,顾司墨压低了声音。

“反抗也没用,他们根本不会听你的,还不是得乖乖做我的未婚妻。”

旁边的大人还在看热闹,“你瞧他们果然有缘分,这就开始说悄悄话了。”

白晚悠斜睨他一眼,头颅一昂,如同高贵永远不会屈服的白天鹅,迈着小步伐傲然离开。

顾司墨不禁哑然失笑,个头不小,脾气还挺大。

作者提示: 点击追书,方便下次阅读!
目录
收藏
书评
作品详情
首页
取消
放荡的女教师中文字幕,男人j进女人p免费视频,国产亚洲欧美日韩一区,亚洲妇女自偷自偷图片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