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 她重生了?

“悠悠醒一醒。”

空气中传来刺鼻的消毒水味,林婉缓缓睁开眼睛,入目便是一张棱角分明的陌生脸庞。

男人已经年过三十,看起来却十分年轻。

见到她清醒过来,不禁露出喜悦的笑容,更加显得英俊不凡。

“不过是个拖油瓶而已,你还真把她当自己的亲女儿了,家里是没有孩子吗?让你的父爱无处安放?”

林婉微微皱眉,循声望过去,正好对上一道冰冷的目光。

那女人举止优雅,仪态万千,神情却是说不出的复杂和纠结。

男人的笑容顿时一僵,神色不悦道:“你怎么能够当着孩子的面说这样的话。”

优雅的女人像是受了极大的刺激,冰冷的神态出现一丝裂痕,整个人都有些歇斯底里。

“因为她是那个女人的孩子!你从头到尾就没有忘记,就算我们结婚也是如此!”

就在两人的争执当中,林婉也理清了脑海中的记忆。

她堂堂影后、中医神手,竟然重生到父母双亡的白晚悠身上,可怜原主只有几岁,家中突逢大变。

面前的两人正是她的养父养母,林泽和陈柔,不过从言论之中,可以看出养父一家与原主父母似乎也有很深的纠缠。

“陈柔你能不能不要胡搅蛮缠。”

“到底是我胡搅蛮缠,还是你做贼心虚!”

眼看战火颇有越燃越旺的架势,白晚悠不由得扶了扶额,实在是头疼的厉害,争执当中的两人都没有发现,她偷偷下床走出病房。

白晚悠漫无目的走在大街上,头顶阳光虽暖,她的目光却是冰冷一片。

前世识人不清,被渣男还有所谓闺蜜联手害死,如今老天垂怜,让她得以重生,这次绝对不会重蹈覆辙,定要渣男贱女付出代价!

“小杂种往这里跑了!”

旁边巷子里传来的动静,吸引了白晚悠的注意,只见一群小混混打扮的人,把身穿白蓝校服的少年团团围住。

“跑啊,你刚刚不是很能跑的么!”

为首的黄毛混混直接就是一脚,少年顿时被踹到在地上,洁白的校服上面也多了个黑色的脚印。

少年像是被激怒的小狮子,从地面上爬起来,一下子咬住了黄毛混混的手。

“妈的你找死!”

黄毛混混吃痛一声,眼里冒出狠辣的光芒,对着身旁的人使了个眼色。

“让我兄弟们好好和你玩玩。”

几个混混的拳头顿时如同雨点,他们人多势众,即使少年嘴角都被打出血,也没有想要求饶的意思,依旧不屈的挥舞着利爪。

原本打算离开的白晚悠不由得停住了脚步,总觉得少年看起来有些眼熟。

“住手!”

混混们还以为有人过来了,谁知竟然是个豆芽般大小的丫头,瞬间笑倒一片。

“小妹妹滚到旁边玩泥巴去,这里可不是你能来的地方。”

眼看白晚悠没有离开的意思,其中一个混混上前,搭住了她的肩膀。

“小妹妹你怕是还在家里吃奶吧,过会可别被吓哭了。”

白晚悠看着肩膀上的手,目光渐冷,完全不像是小孩子拥有的眼神。

混混高大的身躯挡住了她的身影,谁也没有注意到白晚悠的动作,没过几秒他身形一软,竟然晕倒在地。

“这是怎么回事。”

众人不由得大惊失色。

白晚悠逆光而站,大半面孔都没入阴影里,只剩下模糊的轮廓。

明明是充满童真稚嫩的脸庞,此刻却多了说不出的神秘。

冷风吹过,站在巷子口的众人下意识打了个寒颤。

一个小弟,悄悄凑到黄毛耳边开口道:“老大我觉得这小女孩有点邪乎,不然咱们撤吧。”

黄毛径直给了他一拳,很是不屑道:“你有病吧,一个小女孩有什么好怕的,大家一起上!”

眼看那些混混一拥而上,仗着自己娇小的身形,在人群中来回穿梭,他们却连衣角都摸不到。

虽然这具身体年龄尚小,没多大力气,但胜在灵活。

而且这群混混最大也才十五六岁,运用点穴手法,对付他们完全不是问题。

白晚悠所过之处,倒下一大片,看的林以齐目瞪口呆,好半天才缓过神。

“大佬啊!”

随着混混的首领黄毛倒在地上,林以齐兴奋的走上前,完全没有之前平静的模样。

他看着东倒西歪的混混,心里升起一股悠然自豪感,十分自来熟道:

“大佬我以后就跟你混了,我就是你小弟,有什么事情任凭差遣。”

谁料白晚悠只是淡淡看了他一眼,正欲开口之时,却传来匆匆脚步声。

“有人报警说你们这里聚众打——”

话还没说完,警察看着东倒西歪的小混混,以及站在人群中分外明显的白晚悠,瞬间卡了壳。

随机虎视眈眈的视线落在了林以齐身上,如同x光似的,无比笃定道:

“又是你惹是生非!”

最后两人一起被带回了警察局。

林以齐一看便是老油条,局里的警官都认识他了。

“说说吧,这个月已经是第三次看到你了,这次又犯了什么事。”

“不是吧,阿sir,我明明是受害者啊,你看我被打的有多惨。”

林以齐指了指嘴角身上的伤口,然而警察却是一脸无语。

“把所有人都打趴下的受害者?”

他的视线落在白晚悠身上,瞬间惊呆在原地,只见女孩已经怀抱一大堆零食,旁边还有不少人嘘寒问暖。

反观自己面前只有一杯白开水,对比简直不要太明显。

“不是我打的。”

警官的视线顿时变得无比锐利起来,“你不会想说是她打的吧。”

林以齐点了点头,“对,就是——”

“啪!”

警官猛地一拍桌子,明显是动了怒。

“林以齐你现在是越来越过分了,简直不知悔改,通知你家长过来。”

他的视线落在白晚悠身上时,瞬间又变得无比温柔,仿佛生怕吓到了似的,就连说话也是细声细气。

很难想象一个大男人居然捏着嗓子,“小朋友你的家长在哪里啊?”

变脸速度再次让林以齐目瞪口呆。

然而这次却是轮到白晚悠支支吾吾了。

作者提示: 点击追书,方便下次阅读!
目录
收藏
书评
作品详情
首页
取消
放荡的女教师中文字幕,男人j进女人p免费视频,国产亚洲欧美日韩一区,亚洲妇女自偷自偷图片 网站地图